1. <legend id="huafv"><i id="huafv"></i></legend>

          孤獨的豐碑----簡評《說文解字》

          說中國的首部漢語字典《說文解字》 是漢字學的“奠基石”是不恰當的,因為此后千年里一直沒有建立在《說文解字》基礎上的“大廈”式漢語辭書------ 漢字的象形特征越來越淡, 字義的解釋越來越死。許慎的偉大,就在于它清醒地抓住了漢字 “形”的本質,有了“字形”思想,就有了字形的“六書”劃分;就有了“部首 ”的產生;就有了“說”文“解”字的體系。實際上,許慎之后,人們逐漸放松對 “形”的把握,甚至于幾乎“棄形”而“拼音”。對于倒退的漢字工具史來說, 《說文解字》分明是偉大而孤獨的豐碑。


          最后的象形  甲骨文,是刻畫在甲或骨上用以表達先人對世界認識的“紋案”,刻畫得象事物之形, 一望便知,作為文字,象形的甲骨文的表義與辨識的效率之高, 超乎今天家長們與教師們的想象。金文,是銘刻在金屬或石巖上的“紋案”, 象形程度與甲骨文相當。籀文(大篆)、篆文(小篆),是書寫在專門材料上的半形象半抽象符號, 已經不屬于刻劃的“”(紋)的范疇,準確地應該稱為 “籀書”、“篆書”,“”與“”的區別,就是“”與“”的區別。 


          《說文解字》 保存大量優美的篆書,盡管其“”已經形象不純,但畢竟保留了部分形象 (隸書徹底脫去漢字形象,成為抽象符號),在近代發現甲骨文之前,篆書就是漢字國度“最后的象形” 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如果許慎當年能搜集到 甲骨文、金文字形,《說文解字》則將成為國人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漢語活血庫,那么流淌著文字活血的中國, 千年之后的今天該是何等強健面貌? 那么今日“萬家爭鳴”的思想繁榮,或可慰對“百家爭鳴”的遙遠春秋!  

          群落的部首  許慎看清了漢字分群分部的特性,發現了不同部落的“漢字首領”, 并以此開創了部首檢字的“形序”字典體系,亙古未有,四海唯一。 

          永遠的六書  沉浸于漢字之“形”的許慎,創造性地高度概括整理出漢字字形的四個類型, 象形指事會義形聲,讓每個漢字都獲得一個明確的身份,后代的漢字研究據此乃得章法。 在漢字學世界,許慎的“六書”論是不落的太陽!
          (注: “會義”在許慎的《說文》中被表述為“會意”。參見“關于我們”欄目《漢字理念》* )        



          但是 《說文解字》畢竟是千年前的字典,歷史自帶不可超越的局限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字形資料局限  《說文解字》缺乏甲骨文、 金文字形,而有時依據篆文字形分析本義并不可靠。 如“”,在甲骨文的字形中,會義線索明確:(鹿)(上),表示“在上的鹿”;或(牛)(上), 表示“在上的牛”。可見,“”的本義是:交配時體位在上的公鹿或公牛, 即雄性動物。而篆文字形誤將甲骨文的“(上)寫成了“(土), 形成令人費解的“形聲”結構,于是許慎只能依據錯誤的篆文字形作出“形聲”解釋:“牡,畜父也。 從牛,土聲。 ”  當然,這是漢代的漢字考古局限,與大師許慎無關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又 如“”,甲骨文字形的指事字特征(獨體象形字+抽象符號)很鮮明像樹杈(“木” 的一半),即遠古簡易建筑中的房柱,上面的一橫指事符號 代表橫木,就是架在房柱上的橫梁,可見“”的造字本義是 “立柱架梁的重要木材”,也就是說,“”是“材”的本字  。有的“”的甲骨文與金文將樹杈形狀模糊成實心點;篆文則誤將實心點寫成一撇。 機智的造字先人在柱梁(才)之上加一個尖圓的屋頂造出另一個與建筑有關的字“余”, 表示遠古簡易的獨柱式茅屋 (古人用“余”作自我謙稱,取其“簡單、寒磣”之義)。當“”的“柱梁”含義消失后,篆文再加“木”另造“”代替 。《說文》解釋說:“才,草木之初也。 從 上貫一,將生枝葉。一,地也。”沒有看到“”的甲骨文“樹杈”形狀的許慎,僅憑篆文字形作出這個解釋,可以說已經極具專業想象力,分析相當合理,然而畢竟與甲骨文字形中“”的本義風馬牛不相及。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解字方法局限    因缺乏甲骨文、金文字形,《說文解字》的字形分析受到嚴重的限制,不得不將絕大部分漢字歸類為“形聲字”,這是這部豐碑式字典的最大遺憾,歷史遺憾。 


          比如 “鞏”、“訌”、“紅”、“江”、“空”、“虹”、“杠”、“缸”、“貢”, 在《說文解字》中都是“形聲字”。其實在這些字里,“工”并不是不表義的單純聲旁,而是形旁兼作聲旁,所以這些漢字是“會義兼形聲”。在金文字形中, “ 既是“(巧妙多用的器具,可引申為精巧、精致), 也是“(大型)。用“會義法”完全可以合理、通順地解析這幾個字 : 
              鞏 = 
          (“凡”是“丸”即“執”的誤寫) + 工(器具  = 工匠手執器具加固建筑。  
              訌  = 
          (說話) + 工(大) =  意見不合,大聲爭吵。 
              紅  = (綢) + 工(精致) =  染成淺赤色的高級絲綢。
              江  = 
          (川) + 工(大) =  中國最大的河流。
              空  = 
          (巖洞 + 工(大
          =  大穴,即天穹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虹  = 
          (飛天的龍) + 工(大) =  雨后天空出現的巨大的弧形彩暈(古人以為是雨后飲啜水汽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神龍)。  
              杠  = 
          棍棒)+ 工(大) =  粗大的木棍,通常用于多人合抬重物。
              缸  = 
          (陶器)+ 工(大) =  大型陶制容器,通常用于儲備水、酒、米等重要日用品。
              貢  = 
          (遠古中原人當作財寶和貨幣)+  工(大)
          =  稀世大貝殼,是進獻皇宮的珍寶。


          《說文解字》 對有些字的“聲旁”判定, 缺乏依據。如“”,金文字形 (戶, 門窗,借代房屋)(斤,“斫”的省略,表示用刀斧砍、削), 本義是“木匠揮斧拉鋸,造門筑屋”。篆文承續金文字形,戶、 斤組合的線索清晰。“”與“住處”有關,明顯是“”旁;而且 “”的讀音 hu 與“”的讀音 suo 也差了太多,因此“”怎么會是“”字的聲旁?但 《說文解字》解釋為“所,伐木聲也。從斤,戶。”“”是 “伐木聲”?《說文》 的依據是《詩經》中“伐木所所”的句子。“伐木所所”, 并非表示伐木時發出“所所”的聲音;而是表示人們用斤斧伐木, 用木材修筑居所,第一個“”是動詞,揮斧拉鋸,造門筑屋,第二個“”是名詞,指房屋。 

          更為牽強的是,《說文》將本沒有讀音的單獨筆畫也說成“聲旁” 。如“”。“”的甲骨文字形像一個人因懷孕而大腹便便,表示婦女懷孕 。金文在腹部下方誤加一橫,篆文承續金文字形, 將短橫寫成一撇。根據“六書”概念,“”的甲骨文是“象形”字, “”的金文與篆文,應該是“指事”字。但《說文解字》把 “”說成是“形聲”字,“
          身,躬也。象人之形。從人,丿聲。”聲旁與形旁一樣, 本身是一個相對完整的漢字,而不是一個單獨的筆畫,“丿”怎么會是聲旁呢? 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語言邏輯局限  循環解釋。例:“逍,逍遙,猶翱翔也。從辵,肖聲”“遙,逍遙也,又遠也。從辵,聲。” 

          ”且不知,何以知“逍遙”?“”且不知,何以知“逍遙”?在《說文解字》中充滿了這種  A = AB  的循環式解釋,這種解釋,就好像用謎底作謎面,邏輯謬誤顯然而訝然(更為遺憾的是,這種循環解釋竟然被現代的國人當作法寶,堂皇而普遍地運用于《新華字典》和《現代漢語詞典》)。另外,按照數學邏輯, 如果 A = AB,B = AB,那么 A = B ,按照《說文解字》的邏輯, 既然“逍 = 逍遙,遙 = 逍遙”,那么是不是說“逍 = 遙”? 

          性觀念局限  儒家文化對性的特殊敏感,使得《說文解字》在解釋與性器官(名詞)、 性行為(動詞)相關的漢字時,有意回避或盡可能淡化它們在本義上與性的關聯。 如“”、“”。

          , 甲骨文像人體臀部露出陰毛,表示人體長毛的會陰部位,因此“”的本義是“男女性器官所在”,“交尾”一詞, 意即動物兩性的性器官交合。篆文 基本承續甲骨文字形 (“人”的形狀被演變成“尸”,但有跡可循)。即使從篆文字形看,(尸,軀體)(毛,體毛), 會義主題也一目了然。但《說文》有意無意地回避字形的明顯性特征,將它解釋為
          “尾,微也。 ”

          , 甲骨文字形表示兩人一前一后;篆文字形是兩個“人”上下重疊,一個人在另一人的變形,即“人”)的上方,表示男女兩性交合。但《說文解字》解釋說:“色,顏氣也。”以《說文解字》的字形解析水平, 相信許慎不至于從“兩人相疊”中看到“顏氣”,明顯是對性的回避。也是基于同樣原因,有些“敏感字”被有意識地淘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結論:作為首創的、 偉大的漢語字典,《說文解字》的所有遺憾都是可以接受的。然而作為《說文解字》一千年后的繼承者的我們,有所“揚棄”也是必須 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1月28日   “象形字典”網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(最近一次修改:2015年01月06日)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注:本文為本站原創,引用請注明出處“象形字典”網)

          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到頂部

          哥哥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