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legend id="huafv"><i id="huafv"></i></legend>

          錯誤百出的漢語權威----簡評《現代漢語詞典》

          《新華字典》 完成于1957年,此后雖經多次修訂改版,但出于對權威專家的高度尊重以及種種歷史、社會原因, 《新華字典》始終保持著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中國社會特殊政治、文化環境下的“學術”風格。 從語言工具的理性眼光看,《新華字典》存在太多嚴重問題。以《新華字典》為胚的《現代漢語詞典》自然包含、 并超過了《新華字典》的全部問題 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下面以2005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第5次修訂、 2008年商務出版社出版的 《現代漢語詞典》為例,簡要說明其存在的“釋義模糊”與“釋義錯誤”兩大弊端 。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《現代漢語詞典》弊端之一:釋義模糊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1      循環解釋 例:將“背”解釋為“背誦”(p59)。“背”且不知,何以知“背誦”?但這種將 “未知”當“已知”的“A = AB”式的循環方法,卻是《現代漢語詞典》(以下簡稱《現漢》)在解釋詞語時的“基本法” ,于是可憐的廣大《現漢》用戶,對祖傳的美麗漢語詞匯,無從理解,只能死記硬背。“循環解釋”既是“基本法”,自然得到《現漢》的普遍應用,拋棄理性的循環案例,比比皆是,舉不勝舉。

          1      

           2      將“詞義”當“字義”  例“安”的第三項解釋是“對生活、工作感到滿足、合適”(p6), 詞例是“安于現狀”。“對生活、工作感到滿足、合適”,這是對“安于現狀”整個成語的解釋, 而不是對“安”字的解釋。以4個字的成語含義代替1個字的含義,以4代1,焉能不糊 !其實,這種“解釋”方式的腐敗,并不在于模糊,而是根本沒有解釋!遺憾的是,這種將“詞義”當“字義”的現象,在《現漢》中屢見不鮮。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3      將臨時“語境義”當普適“字義”。 例“寶貝”的第二義項是“對小孩的愛稱”(p46); 第三義項是“無能或奇怪荒唐的人”(例句:“這個人真是個寶貝!”)。作為借喻用法,“寶貝” 可以是對任何人、任何事物的愛稱或反諷;“這個人是個寶貝”,在具體語境中,既可是正面的贊揚, 也可以是反語的諷刺。因此,第二、第三義項是語境中的修辭含義,應該取消。 任何一個詞語,都可能在無窮變化的語境中,產生無限的臨時修辭含義。 按照《現漢》思維,僅“寶貝”一詞,就可以列出無數條義項,列成一本書 。咳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這個寶貝!

          3     

           4      義項交叉重復。 《現漢》中義項重復的現象相當普遍。例“笨”的含義被列為三項(p66) ----①理解能力和記憶能力差;不聰明(詞例:愚笨 / 腦子笨); ②不靈巧;不靈活(詞例:嘴笨 / 笨手笨腳 );  ③費力氣的;笨重(詞例:笨活) 。

          笨, 由本義名詞“脆硬的竹簧”引申為形容詞“沒有彈性的,反應慢的”。顯然,《現漢》所舉詞例“腦笨”、 “嘴笨”、“笨活”中的“笨”,同屬一個義項:沒有彈性的,反應慢的。《現漢》將此義項重復為三, 讓人難免其笨。這也是《現漢》常見的模糊表現,既然不能明確,就漫天撒網 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經過數千年漫長的語言發展, 許多字詞的含義演進得十分豐富。工具書必須對豐富甚至多雜的含義進行高度概括, 使義項的分項標準理性而清晰,使義項明確、穩定、具有普適性,否則義項多雜,含義模糊, 就失去工具書的實用價值。令人無奈的是,義項的交叉與重復在《現漢》中也比比皆是,許多單字的義項多達十幾項、甚至二十幾項。例:立(10項), 大(11項),本(14項),出(14項), 管(15項), 白(17項),生(21項),點(26項),打(27項),上(27項)……令人眼花瞭亂的義項, 大多是缺乏概括造成的重復 。

          4    

           5      義項缺漏。 這個缺點與前一點相對照。因為不重視字義引申線索和詞性分析,《現漢》中不少解釋缺漏副詞和量詞的義項, 還有極少數情況缺漏動詞。例:“假”共列出四個義項, ①虛偽的;不真實的;②假定;③假如;④借用。明顯缺漏了副詞義項:虛擬地,不真實地(詞例:假釋,假死, 假造)。“陸”共列出兩個義項,①陸地; ②姓。顯然缺漏動詞“連接,持續”(詞例:陸續,陸陸續續,光怪陸離) 。《現漢》的義項表述中,缺漏副詞義項的情況為數不少。
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6      回避詞語的核心字眼。 這是一種“外交風格”的模糊,不“解詞”,不“釋字”,只有主觀“理解”, 沒有客觀“分析”。例:“見世面”,《現漢》解釋為:“在外經歷各種事情,熟悉各種情況。”  “見世面”這條俗語未被“分解”成三個字,“見、世、面”,這三個字也未得到具體“釋義”,  俗語中的生動修辭也被忽略。難以置信的是,《現漢》中這種回避詞語的核心字眼、以“外交式說明”代替解釋的做法是常態。

          [ 參考解釋  見,看;世,人間,社會;面,臉,形象。見世面,動詞短語,表示看過社會的臉,比喻到達過一些重要的地方,對大千世界和紛繁社會的真相有所了解,有所認識。 ] 

           7      詞條孤立《現漢》生硬地以英文字母為序孤立排列詞條,每個詞條與字頭的各義項完全失去關聯,讀者根本無從知道某一詞條是以哪一個義項為標準進行解釋的,所有詞條、所有詞條,都是孤立的、深受創傷的。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《現代漢語詞典》弊端之二:釋義錯誤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    作為一部詞典, 局部的表達模糊在所難免,但整體的模糊風格應該避免;局部的解釋錯誤也在所難免,但《現漢》出現的錯誤也實在太多------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1       釋義主觀、政治化以主觀感情代替詞語解釋。例: “白”, 解釋為“象征反動的”(詞例:白軍/白區)(p23)。“白軍” 指的是“國民黨軍隊”,其中的“白”是“白旗”的省略, 而“白旗”又是“青底白圈的國民黨軍旗”的借代,而“青底白圈的軍旗”則是“國民黨政府”的借代。 顯然,“白”在這里僅僅指“透明色”, 中性形容詞,沒有“反動”含義;即使“國民黨”這個詞,在語言工具書中也該是中性的, 只在在政治上或文學里才有“正動”和“反動”之分。因此, 把“象征反動”列為“白”的義項,是主觀、錯誤的。“白區”的“白”用法與“白旗”相同。試問,如果臺灣學子們使用的權威詞典里,“紅”與“赤”的義項中也有“象征反動的”這一條,例詞是“紅軍”和“赤衛隊”,大陸官方能接受嗎?必斥其“學術政治化”,“荒唐”。 
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2       釋義經驗化以個人主觀語言經驗代替詞語解釋 例:“名”第七義項為“占有”(詞例:一文不名)(p953)。“名”, 憑什么被“解釋”為“占有”?“名”的本義是“叫喚”, 擴大引申為“響,發出聲響”。古代的銀幣,碰或吹,就會發出清越的響聲。 “一文不名”就是“口袋里沒有一文銀元可發出響聲”,其潛臺詞是“清貧,身無分文”。 “占有”完全是編撰者主觀錯誤的“語感” 。然而這種“語感”卻大量表現在《現漢》的詞語解釋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  

          又例: “涉獵”,《現漢》解釋:“粗略地閱讀。” “涉獵”可以表達“粗略地閱讀”,但這只是個人的狹隘的語言經驗。 “閱讀”僅是無數“涉獵”的行為的一種;而且“涉獵”只關系到探索目標的擴展, 與探索方式的“粗略”或“精細”無關,如“大畫家達芬奇還涉獵機械發明”, 并不表明達芬奇的機械發明研究是“粗略”的 。
          [ 參考解釋  涉,動詞:徒步過河,表示越過河界;獵,動詞:捕獸。涉獵,①本義為動詞:過河捕獵,即突破自己的領地、不受地界限制地行獵( 本義消失);②動詞:比喻超越自身所在領域的局限,廣泛地探索、追求。 ] 

           3       技術性錯誤。例: “匪夷所思”,《現漢》解釋“匪:不是;夷:平常。指言談行動離奇古怪,不是一般人根據常情所能想象的。”  將“匪”解釋為“非”、將“夷”解釋為“平常”是錯的------“匪”不是 “非”,“匪”是強盜,這里指違法、無理者;夷, 邊鄙野民,這里指野蠻無知者。“匪夷所思”,即“無理強盜或未開化的邊鄙蠻民的所思所想”,亦即“荒謬無理的想法” 。 

           4      性觀念封。 例:“狼狽為奸”。《現漢》的解釋極為晦澀復雜且毫無根據:“傳說狽是跟狼同類的野獸, 前腿極短,行動時要爬在狼身上,沒有狼就不能行動。狼和狽經常聯合傷害牲畜, 因此用來比喻為了達到惡毒的目的,互相勾結做壞事。”

          狼是機敏動物,獨立能力極強, 它憑什么要與狽合作呢?何況,如果狽的腿前短后長,它也無法趴在比它高大得多的狼狗身上; 即便“小狽”能夠趴在“大狼”身上,可如此有負擔的姿勢,能否勉強行走都成問題,它們又怎能“聯合作惡”呢?之所以編造出如此毫無根據的“傳說”, 是因為《現漢》承襲儒家文化談“性”色變的封建觀念,不愿正視動物的性生理的表現。 

                   

          其實“狼狽為奸” 的本義很簡單,是古代看家、打獵的狗,高大兇猛;“”是古代嬌小漂亮的寵物狗, 不單是前腿短,后腿也短。“狼狽為奸”的本義:矮小的公狽狗趴在高大的母狼狗身上交配, 或高大的公狼狗騎在嬌小的母狽狗身上交配。狗類常常在人類視線所及的地方公然交配 ------在儒家文化看來,“性”是不齒之事; 而狼與狽,形體相殊, 地位相異,自然不該交合;更何況狼狽暴露性交,當然是惡不可恕的“壞事”, 令人難以面對。顯然, “狼狽勾結傷害牲畜”,這是儒家文化為回避刺目的“狗性”, 而有意無意作出的曲解。但作為現代辭書,必須秉持客觀、中性的理性,不可用“傳說”代替“解釋”。  

           5      詞性混亂。   
          語言與思想, 是文化的一體兩面。詞性和語法薄弱的語言,只能塑造理性不足的文化。《現漢》最新版本雖然增加了詞性的標注, 但令人驚異的是,或標或不標,仍顯詞性混亂 。可以說,詞性混亂,是《現漢》中最不可原諒、也最為普遍的學術錯誤。

          例: 
          “速”,第一義項為“迅速;快”(詞例:火速,速戰速決,加速前進);第二義項為“速度” (詞例:風速,光速,聲速,車速,時速)(p1302)。

          雖然沒有標出詞性, 但可以看出第一義項的“快”是形容詞,但義項背后所列詞例“火速”、“加速”的“速”, 卻不是形容詞“快”,是確定無疑的名詞;而詞例“速戰速決”中的“速”, 卻是明顯的副詞。另外,“火速”與“風速”,結構相同、詞性相同,卻被當作兩個不同義項的詞例,不可思議 ! 

           6       推廣白癡語法。例: “非”的第6義項為“必須;偏偏”,例句是:“不行,我非去(一定要去)!” 
          《現漢》的邏輯是這樣的:非去 = 非去不可,即:單重否定 = 雙重否定!民間口語也許可以玩“好容易 = 好不容易”的無理率性, 但“非去 = 非去不可”如此顯然赫然的白癡語法,居然得到旨在 “促進漢語規范化”的《現漢》認同并得以“權威”化,反諷之深,令人震駭!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以上所列各項弊端,在《現代漢語詞典》中的表現,可以說數不勝數,但出于復雜的社會、文化原因,廣大的大陸用戶,似乎只能選擇忍并郁悶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1月28日   “象形字典”網

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注:本文為本站原創,引用請注明出處“象形字典”網)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回到頂部

          哥哥去